空色是不定浮云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米优】晨星の四重奏【二 修订版】

二重奏 小丑先生颠倒的桃心与清丽的中提琴(上)
时间倒转回到新纪1999年的冬天。
人类在经过漫长的、漫长的长达数十年之久的蛰伏蓄力之后,竟似乎隐隐的显露出足以抗衡吸血鬼的夺目光芒。
“哈,人类~真不愧是上帝在这世界上最为出色和宠爱的‘作品’啊~呐,你说是吗?米迦尔君~。”银发的贵族脚踩荒草丛生的废旧高楼,一手支在腰间一边俯下身窥视扭曲倒塌的世界。夜风刮过广袤的大地,捎来干燥草木的清香混杂着鲜血腥甜的气味,贵族伸手将长发动作优雅地用黑色丝带束起,使其随意的搭落肩头,轻哼一声感叹道。
不明意味的上挑尾音在深冬的寒夜里融为一团氤氲的白雾。好似带着嘲讽般的笑意又仿若一声怜悯的叹息,在转身与同行、却微妙的与周遭同样身披白色斗篷的吸血鬼们显得格格不入的金发青年擦肩而过时,被风扬起的披风银边滚出好看的弧度。
“呐,我说,米迦尔君知道为什么我那么中意于你吗,你和公主殿下明明同为”天使”,而我在“初始的那一天”却选择了你。那样的理由你难道不想了解吗?”宛如情人间蛊惑般的低语,狡猾的蛇带着笑意用修长的指尖挑起金发青年总是高傲扬起的下巴。像是劝诱着伊甸园懵懂的亚当摘下那颗禁忌的金苹果那样。
“拿开你的脏手,费里德。”青年似乎丝毫不受鼓动,身侧已然出鞘一分的剑不动声色地将那只黏腻如滑蛇的手格挡开。百夜米迦尔湛蓝的眸子一如既往地直视前方。“我永远不会忘记轻信了狡猾的蛇的那个自己是多么的愚蠢,那一天我失去了家人。”
“诶呀诶呀,别这样冷淡嘛~,明明我们才是同类呀,对太阳的光芒一样的贪婪,一样的渴望鲜血填满这空虚的身体,撒~~对吧~米迦尔君。”费里德夸张的伸展双臂,变戏法似一只手轻轻握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玫瑰花高声唱道。
百夜米迦尔只是微低着脑袋眸子盯着爬过废墟的断壁残垣交错缠绕的野蔷薇青灰影子出神。
“啊!背负着离别命运的双子哟~多么奇妙!哈~人类!多美妙多么惊人~~!简直就是向悲剧的开幕式做出的最崇高的敬礼呀~~~!”并不在意百夜米迦尔的无视,费里德依旧摆出那副令人厌烦的面孔喋喋不休着。
“哼,还真是恶趣味呢。”金发的青年转而将目光投向远方,平淡的开口。
“米迦尔君~我啊,最喜欢悲剧了,撕碎那美好的瞬间,那种存在血液、不!是存在于细胞里面的那种本能!冲动!啊啊~~不行了只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好像要沸腾起来了~啊。”费里德神情陶醉一般的半眯着眼睛。
弱小的用一只手就能轻松碾碎,贪婪、背叛、污秽、不堪、狡猾的和吸血鬼一样,为了目的能够不择手段~人类竟然敢光面堂皇的称之为“爱?!”哈哈~多么愚蠢、多么可笑的生物啊。”
“千年以来人类与吸血鬼之间就持续地争斗着、不断不断的发生着大大小小的战争。啊啊~说起来那可真是一段令人厌烦的时间呢。鲜血混合着泥土的气味令人作呕、铁弹爆炸的嗡鸣声、毫无美感的厮杀,啊啊....”说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费里德不耐烦地啧了一下嘴,转而却又兴趣盎然的继续说着。:“但拜这无休止的战争所赐,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吸血鬼的数量在减少,然而人类却始终没有消亡。]为什么这样愚蠢的生物存在了千年之久却消亡呢~呐呐你知道吗~?”身边传来吸血贵族带着嘲讽和疑惑的声音。
百夜米迦尔的目光终于转向费里德因兴奋而更显猩红的眼睛,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截了当的扔下短短几个音节后就转身离开了。
“因为他们是人类。”
而不知什么原因站在原地的费里德却在呆愣半刻后突然爆发出可怖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人类是人类吗......因为是人类...吗...?呐,因为你也是人类吗,母亲大人......”微弱的尾音消失在愈加狂暴的笑声之中再也无从寻觅。
----------------------------------------------------------此处是回忆分隔线
“这首歌.......奏......”
“喂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啊!百夜米、迦、尔、你在出什么神呢,啊、真是的....明明在这种时候!还说我神经大条,我看你也差不多嘛!”不满商量计划的对象明显的心不在焉,百夜优一郎脸上挂着一副优哉游哉的笑意,凑近沉思中表情有些凝重的百夜米迦尔,在嚷完的同时。恶作剧似的在百夜米迦尔的脸颊上啃了一口,故意背过身去,连一个眼神也不肯施舍给刚才被自己粗暴示爱的对象。
“啊啊,抱歉....小优,刚才我在想以前费里德和我说的事情,有些地方很在意,不小心就走神了...刚才我们计划到哪一个步骤了...?”说着话的米迦无意识地伸手碰了下刚才被百夜优一郎当作泄愤的磨牙棒而被啃了一口的脸颊,后知后觉地感到有温度在脸颊攀升。
“啊啊,果然,不管过了多久,小优的个性还是没有变啊,生气也好开心也好都会好好的表现出来。”米迦尔随手轻揉了下百夜优一郎的头发。
“这样说的话你不也一样是吗?都多大的人了,米迦还用小时候的那一套来对付我,哼哼。”百夜优一郎活力上扬的尾音响起,伸手拍开米迦尔的手:“喂喂差不多够了啊,筱娅他们和深夜少校马上就到了,我可不想以后被他们嘲笑什么‘啊啊,想不到百夜优一郎也会有今天’什么的呢。”黑发的少年笑着撞了撞米迦尔的肩膀说着,引得百夜米迦尔也拿他没办法似的跟着笑出声来。
“今天好像筱娅说要布置一下位置、时间啊什么的听着就好麻烦诶、、”感觉像是要面对修罗地狱一般的瘡了下嘴。
“嘛,算啦,反正本大爷肯定能拯救世界的!”百夜米迦尔望着笑的放肆恣意的少年,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神,在那一天如此的向世人宣告着。
沉默的羔羊啊,请低下高贵的头颅。
当业火灼烧大地,迎来最后的晚餐。
将这首歌谣传颂,最后的审判终将来临。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