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是不定浮云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右白/奥白】迷藏(上)

迷藏

食用说明+
PO主是看TV入坑的,游戏实况跟进中,有BUG的话欢迎指出。

所谓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人物形象有自己的理解。

OOC醒目,OOC醒目,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都没问题的话我们开始吧~~
      

       夜渐深了,一轮圆月正慢吞吞地爬上庭院的树梢,在缥缈的云雾间偷偷露出小半张狡黠的脸,将清亮的月辉洒向右近卫府寂静的回廊。
      

       三四道下酒小菜,两三盅美酒佳酿,唯一人肩披暗色羽织独坐在入夜后清凉的廊前。夏风吹拂竹林引出一片‘飒飒’的低语,将清俊晃动的竹影印上纸门,与间或跃出水面色彩斑斓的锦鲤相映成趣。
      

       一派风雅祥和的气氛里那个身影端坐在小桌前,非金非玉的假面遮住了青年大半真实的面庞,唯余那双敛入月光清辉的双眸,为此人平添一分敬畏之意。
      
       那人一只手执着筷子随意夹起精致的小菜细细品尝,间或低头小酌一口杯中的佳酿。
         
                “啧,还真是寡淡的酒啊。”
     
       直到拎起摇晃的酒瓶中再听不到酒液碰撞器皿时发出的泠泠轻响。青年这才伸手拍拍因久坐而稍微有些发麻的双腿,动作不甚优雅的站起身来。
不知何时,急躁的夏风和缓了下来,印在纸门上的竹影不知怎么的只剩下半截光秃秃的竹竿呆楞楞的直戳天空。庭院中夏虫鸣叫之声随之俞渐清晰起来。※

       “铃____、铃____”唱着它们喧闹的夜曲。
     
      青年面色不改的俯下身将使用过的物品搬起,归置整齐。
乌木的小桌分量最重所以应该收纳在最底层,洗净的酒盏要用软布擦干之后再收进壁橱…每件物品都被按部就班地归至它们原本的位置。

      他的指尖缓缓抚过小桌边沿崎岖不平的细密纹路,末了唇边挽起平缓的弧度,屈指在桌面儿上轻扣几下。

      
      然后,“这才算完成了”般转身踱回房间。
掀开夏凉的薄被将整个人窝进去后,拉起的薄被遮住困倦眯起的双眼,又随着长长的呼气在黑暗中缓缓睁开。

     柔软的薄被围在脸颊旁,呼吸间可以嗅到晾晒过后阳光的清香,放松了神经迷迷糊糊望着雕刻着神话的画梁,思绪好像被滞留在很远的地方,没头没尾的想着
        
      “啊明天也很忙的样子,再被说教可受不了”
      “至少…今天、想要睡个好觉啊。”
      
  
      如此祈望着,他一点一点坠向了黑甜的梦境。
     

              梦里,他梦见了从前。
              如果从现在算起,那是遥远的过去。
     

       在九重里白雪皑皑的小村庄、热闹熙攘的旅店再次遇见了一把乱发身披浅葱色羽织浪人打扮的右近。
       

       “呦,小哥你来啦。”此刻的右近还是一副老样子,带着他最熟悉的爽朗笑容。那右近式的、堪称招牌看板一样的笑。他嘴角高扬着,抱着手臂露出尖尖的犬齿笑得开怀。

       此刻只见他笑眯眯地挥手冲哈克喊道,然后便脚步轻快地向他走来,抬起一边儿的胳膊晃了晃手上拎着的两个酒壶。
     
                
           “怎样,不来一杯吗~小哥?”
      

       就算哈克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的种种都只是自己脑内的臆想,只是在发梦而已。然,他在听到右近如此提议之后还是不受控制地、习惯性地垮下了肩膀,露出看似困扰的笑脸。

       好像听到了什么无趣的玩笑一般,哈克在脸上摆出了一副“哎、还真是没办法”的表情。偷偷泄露了秘密的唇角高高翘起,柔和了青年日益清俊的面庞。

       藏不住的笑敲定了人类青年现下愉悦的好心情,哈克咂着嘴伸手接过右近递过来盛满佳酿的酒盏。

       “喂喂,你这么悠闲没关系吗。按照预定的时间线道理上来讲…可是要去围攻奇奇利的哦?啧,不对明明是巨奇利才对…”歪着脑袋回想着以前的情节,哈克挑着眉揶揄的笑道。

       他端着酒盏微仰起头将杯中清液一饮而尽,末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唇重重的感叹一声:“哈啊~!真美味…”

        “嘛,这有什么关系~就安心的交给我们吧!”男人爽朗的大声笑出声道。展臂环住哈克的肩膀,大掌使劲抡在他背上。没有留神的哈克身体前倾脚下一个趔趄,眼看着就要以非常不忍直视的姿势摔倒在地,喉间爆出一声短促而急的惊叫。

         “等、右近!要摔了…!”手忙脚乱的哈克赶忙抓紧身边的亲友,艰难的重新站稳身体。“呦——咻!”手拍在胸口好一阵才喘匀了气。随即将怨念申诉的目光射向了立在一边,胡乱的揉乱自己头发企图打着哈哈蒙混过去的亲友。

      即使只有一瞬,那一瞬的贴近哈克能够感觉到对方胸腔轻微的震颤。
       
        温暖的、高声嗡鸣的躁动。“咚——咚——”和自己相同的规则的鼓动。某种无法抓住的情感在心底一闪而过,让哈克不禁用力眨了下眼睛。
       

      “再说,就算发生什么也好,也有小哥在啊。”

      “哦哦,所以现在这是在褒奖我吗?”还来不及回味稍纵即逝的情感,思绪被右近的话语打断,将困惑扔在一边他挑衅般的抬起眉毛瞥向右近。

      “这可真是足够迟到的奖赏呢。帝都夺回已经快要两年的时间了吧?”哈克不满地冲陪伴多年的亲友絮叨着。

         右近只是唇角微抬拿过酒壶为他添满不知道空了几次的酒盏,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安静的注视着他。让哈克联想到秋天红枫吹拂的森海,是平静而安心的颜色。
像是以前伤口被疼痛折磨到睡不着的夜里,久远为他敷药守在他身边轻轻哼唱着那首不知道名字的歌谣哄他睡觉时,那只轻抚他头发的手掌的温度。

       

 “小哥一直都是个有趣的人啊。”便宜亲友如此笑着。

        剩下的剧情就和过去发生的现实一模一样,原本以为只是小型的奇奇利围剿行动却引来了巨奇利。人们发出绝望的嘶喊声和鲜血飞溅发出噗噗的声混作一团,人群炸了锅般向四下逃窜。

        最终这一切被设计引来的崇而解决,喧闹逐渐归于平静。
悲痛和伤痕被一同掩埋在九重里皑皑的白雪之下,远处的村庄升起袅袅炊烟。

   
        这是完美的四维空间理论,无法改变的过去和无法期待的未来。曾经牺牲在奇奇利和巨奇利尖利爪牙下的人们,今天也依然陷入了永久的沉眠之中。



        哈克和右近并肩走在通往墓地的小路上。流萤飞舞在丛中时隐时现,发出朦胧的萤光,照亮一小片前行的道路。

        右近拔开酒壶的瓶塞将清亮的酒液缓缓倾倒在小小的石质墓碑上,蜿蜒着留下一片湿润的水痕。

        “小哥,你一定有什么话想要问我吧?”注视着眼前的墓碑右近开口道。“说起来,小哥看到我的时候完全没有惊讶呢,原本我还在期待着看到小哥“久别再会”时激动的神情啊,甚至猜想了一下会不会是让小哥热泪盈眶的再会呢!”

       板着脸沉默了一天的哈克此刻也是放弃般的笑了:“怎么说呢…能见到你当然很高兴了。而且还要和你抱怨丢那么多的麻烦给我,但另一方面我也会在想(啊啊你果然真的出现了…)这样的感觉哦?”

       右近将目光落在哈克身上“小哥…”尾音融入寒夜氤成一团白雾消失不见。

       “话说起来,什么不懂得送别啊,这种事情,我很想和你抱怨啊,说上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哈克脸皱巴巴的接过右近无声的话,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的握手成拳

       “原本打算如果见到你的话一定要当面抱怨的,现在真正的见到了,却也张不开口。”哈克垂着眼抿了抿唇扯出一个笑容。“也不想抱怨了。”

        “想畅畅快快的找你一起喝酒,好不容易见到了,所以这次就放过你。”哈克拿过酒壶用牙咬去酒塞就着壶沿痛饮一大口,抬起胳膊用袖口随意擦擦唇边的酒渍。
       
        “呼__!”深深呼出口气后将酒壶一把塞进右近的怀里,催促着。

        “到你的份了哦!”不满的语气和嗖嗖嗖乱飞的眼刀毫不留情的射向某人。

       “是是,是我对不住小哥。怎么喝我都奉陪。”右近将倒空的酒壶放到旁边,取出两只酒杯满上澄亮的酒液,将其中一只递给脸颊微微发红的亲友。

       月下两只酒杯轻快地撞在一起,相视一笑。

      “和小哥一起喝酒,真是愉快啊”

   
      “我啊,相信哈克,不管是作为右近还是奥修特尔。”

      “因为有小哥在嘛。”那个人一脸笑容这样说道

      哈克没辙地咂着嘴,看着那个人的笑脸也跟着弯起唇角,这真是一种奇妙又怀念的感觉。每每好像只要眼前这个人笑着,自己也会跟着绽开笑颜一样。
渐渐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一直注视着眼前景色的哈克觉得自己的眼眶在微微发烫。

     “啊啊,真是的…”再度睁开眼,他正躺在柔软的床铺上。抬起一条胳膊久久横挡在眼前,好笑的低语喃喃道:“他是哪里来的自信啊,还真会给人找麻烦啊……”

     侧头看向窗外,现在依旧是漆黑一片,看来距离太阳升起还有不少时间。哈克再度将棉被拉起盖过头顶,整个人埋进被子里翻身睡了过去,这次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穿戴整齐,神情平静的执笔批阅奏章的那个男人,依旧是大和的右近卫大将,奥修特尔。

                                                                              待续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