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是不定浮云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中敦】World in you (下2/2)

海面上风平浪静,城镇上的人们也陆续走出家门开始了新一天生活,又是美好的一天。

这个并不令人意外的结果本该就此给这个故事画上一个句号。

最终发现真相的王子满怀心事愁云满面的折返城堡,从此不再踏足这片令他黯然伤神的海岸;而乖巧听老师教诲的人鱼则应该就此结束他在地上的冒险,转身投归大海的怀抱。

 

人和人鱼本应该就此一拍两散,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正如同中岛敦的老师讲的那个些许悲伤的爱情故事那样,这份还不甚明了的恋心最终也会像水面上的泡沫一般消散吧。

 

中岛敦坐在礁岩上抬起头看向天空中被隐没的月亮和那沉浸在温柔月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海。月是故乡明啊,他的家本就属于那一片深蓝浩瀚的大海呀。

 

当海水随着月亮的吸引离开海岸回到大海的时候,海浪将会把两个暂时接连在一起的世界—海底与陆地,一一分割开来。

 

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

不是说过了吗?这是不怎么童话的童话哦。

落水的王子并不是个连自己心爱的女人到底是谁都分不清楚的笨蛋

 

这名王子殿下分的清楚,什么叫做喜欢而什么被称作“爱。”

 

中原中也的确是心事重重的早一步折返回到城堡的书房中,手里抓着笔眼睛盯着公文,头脑却乱哄哄的不知道眼前的文件里到底书写了怎样的内容。

 

他的心中在解开一团缠绕的很紧的麻团,总以为找到了线头,可是顺着这个自以为是的线头牵出的结果却是越解越乱。

大海、诅咒、中岛敦、暴风雨还有失事的船舶…这么多的内容搅在一起,产生的混乱的让他无从下手。

 

正在这让人心神不定是时候。

 

“咚咚咚”书房的门正巧被人礼帽地敲响三声,从打开的那条门缝里露出个毛茸茸的白脑袋,兜帽下是中岛敦一如既往的笑脸。

 

尽管那张笑脸的眉宇间深藏着连这张脸主人都毫无自觉的忧愁,但中原王子却在看到时候那张忧郁的笑脸时,一把握住了通往HAPPY END的钥匙。

 

即使在让人无从着手心烦意乱的当下,那种心情依旧深埋在心里清晰可见。

 

中岛敦,当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依旧觉得他可爱到无可救药。

 

他那头显眼的白发和与众不同的眼睛;那总是不好意思抿着的嘴唇和白皙脸颊上有些腼腆的微笑。

 

中岛敦微笑的话自己也会想要跟着他舒展眉角;他伤心低落的话自己的心情也会不由自主的变得苦闷起来;想要和这个人一起欢笑,一起一起度过更多的时间。

 

于是,王子殿下自然而然又轻而易举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管他什么中岛敦到底是不是人类,他到底是怎样骨骼清奇的种族这个问题了。

 

就算他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谁规定了种族不同不可以谈恋爱吗?

 

这完全不能改变,甚至不能影响丝毫他对这个人的看法。

 

这个人总是又蠢又笨,有时候还迟钝的要命天真的要命,但是有时候又格外的敏锐,脑袋也很聪明反应也很快。

 

不能改变从他中原中也的眼睛里去看中岛敦,不管他做什么王子殿下本人都觉得那很可爱。

 

不能改变他中原中也就是深深对这个中岛敦着迷

 

不能改变他就是爱上他了。

 

缠绕的很紧的麻线团被牵出来最主心的那根线,堆积的问题一下子迎刃而解。

 

在中原中也脑袋顶上作威作福的那朵乌云精也不知道飘荡到哪处给别人制造烦恼去了,反正王子殿下管辖的这片地区天气放晴了。

 

他随手扔下那冗长无趣的文件转而一把抓起马鞭,对着站在书房门口有些不明所以面露疑惑的人嘴角又噙着那熟悉的弧度,那笑意嚣张的说:“走,我们骑马去。”

 

……

那天中岛敦从海边回来之后就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数日,直到有一天他偶然的遇见一位故人,这样浑浑噩噩的情况才宣告终止并且情况急转而下。

 

那一天,这位伟大的魔法师终于得以窥见诅咒的全貌。

 

中岛敦抱着他的研究资料走在去图书室的路上,走到拐角处时看到了几个摞在一起的篮子中放着洗净的餐布。

那几只篮子在空中摇摇晃晃眼看就要跌落的时候,他赶忙上前搭把手将那几个摇摇欲坠的洗衣篮扶正。

 

“非、非常感谢…”一个声音从摞起的洗衣篮后传了出来,原来是忙碌的召使小姐正在搬运物品。

“…诶?请、请问…”中岛敦转身欲走的时候又被召使小姐唤住了,于是他便转过身去,

 

[嗯,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的?]年轻的魔法师不禁一愣

 

“抱歉突然叫住您…”那位姑娘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说着,“刚才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我知道这样叫住您很冒昧…”她遗憾地垂下脑袋说着。

 

“刚才一瞬觉得您和小时候我在森林里遇到的那位帮助过我的恩人非常相似呢…嘛不过想想应该是我记错了吧,毕竟从那之后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呀,就算再遇到恩人也应该是一位中年的先生了呢,哈哈~抱歉打扰您~我就先失礼啦。”

说着那姑娘又抱起她的洗衣篮冲他粲然一笑深鞠一躬甩着两条麻花辫迈着轻快的脚步跑掉开了。

 

被留下的中岛敦一个人愣在原地想事情想得出神,他忽然就明白了一切。

 

那个小女孩他还有印象,之前旅行是时候路过的森林,那个小女孩在森林迷路的时候是自己将她送到镇子上去的。仔细回想的话那个小姑娘比起那个时候高挑了不少而且容貌也更加娇憨以至于他第一眼甚至没有认出来。

 

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呢,此时中岛敦突然脑内灵光一闪。

 

从宫女半掩着衣袖的窃窃私语、从小王子逐渐追上他的身高、从周围越来越多熟悉的人陷入长久不醒的美梦。

 

――为什么他没有发现呢?明明是如此、如此明显的事啊。

 

这一刻的旅人终于从长久疑惑的沼泽中挣脱出来。

言语挣开那蒙着薄沙的诅咒,大胆地直视它的全貌。

 

为什么他必须穿着那件宽大的斗篷遮住容颜,为什么他的导师总是告诫他要不停歇的旅行,为什么不可以让人类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为什么那个亘古的诅咒人类永远无法解开……

 

――――因为诅咒的名字,叫做时间。

 

时间索取那高昂的代价,所以人类至今无法将它解开。

 

“它索要百姓对国王殿下所宣誓的忠贞,这比起王座上那颗宝石要昂贵百倍;它索要离家战士奋勇抗敌永不服输的勇气和对妻子的珍爱;它索要潘多拉魔盒中藏在最后的‘希望’.........”他想起曾经那位老者的话语。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与它抗衡,但人类永远也不会同它认输妥协。

 

尽管,时间比王宫里那棵每年都开出娇小白花的树还要认真的聆听过每只夜莺不同又同样婉转的歌谣。

但是人类也拥有了每年聆听不同夜莺歌唱白树的喜悦。

 

尽管,时间比教堂里最虔诚的神父手中那卷起泛黄的圣经见证过更多恋人真诚热烈的誓言。

但是人类却在两颗紧紧相连的心中刻下了不朽的爱恋。

 

尽管,时间会默不作声的吞咽午夜时分孩童的啼哭,将吃剩的残渣随手在门框上一抹,化作门框上一道道发黑成为过去测量身高的印记。

但是人类也会从一个瘦小的孩童长大成人撑起自己的一片天地。

 

它是残酷的不留情面的,但是它又是怜悯与慈悲的。

 

时间总是轻轻掂着脚尖旋转着舞过热闹熙攘的街道,伸手将面色酡红含羞带怯的少女碎花的格子裙布扯下,转眼又套在她渐渐变得花白的头上。

一个姑娘就这样慢慢地变成老婆婆,当她回想起那段如梦沉醉的岁月,摸着自己围着花格布头巾的灰白花椰头发,依旧会像年轻时那样腼腆的微笑。

 

时间偷走年轻小伙子健壮胸膛的火,毫不珍惜地将它们扔进塞着烟叶的烟枪里,在声声渐弱的咳嗽和呻吟声中,不眨眼睛地盯着它渐渐熄灭变得冰凉。

一个小伙子就这样慢慢地变成了老爷爷,他总是烟不离手那呛人的烟味总是和他形影不离。可是现在他垂垂老矣抽不动了,四肢使不上劲儿来气管也变得不大好起来,还总是吭哧吭哧的咳嗽着。

在他要飞往另一个世界的时候依旧和自己的儿孙倔强的瞪眼睛感叹着:“诶呀这辈子值了,我就是好这一口啊。”

 

 

这就是时间,一个无法解开的“诅咒。”

如此的残酷却又让人怜爱。

 

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中岛敦感觉到了恐惧,那种冰冷的情绪像蛇吐着信子一样蜿蜒向上,宿命扼住了他的咽喉。

 

从来没有一刻他觉得自己和人类的距离这样遥远,像太宰先生讲过的海底到海面那串联起来的沉船的桅杆。

 

[我和中也殿下的距离也是如此的遥远吗?]他猜想着

可惜没有人能够替他作答,世界寂静的只有风吹过走廊的寂寞的声音。

 

在他发现了真相后的不久的某一天,城堡里的人们上上下下开始忙碌了起来。

女仆们将城堡的每一片瓷砖擦拭的像浪花般洁净,男人们站在高高搭起的梯子上将水晶灯装点像布满天空的晨星;

大厅的壁炉里燃烧着雪松和松果的香味将大厅烤的暖洋洋的;清洁妇打开城堡的阳台让温暖的夜风吹进来,纱帘裙角飞扬翩翩起舞。

一切都在热闹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好像在策划着什么一样。

 

在状况外的全城堡上下也就剩下那位年轻的魔法师阁下了,

他直到舞会召开的前两天才被告知城堡里为了欢迎邻国的公主要召开一场热闹的宴会。

 

现在大家都在传说着,王子马上就要结婚了。新娘就是上次那条失事的船舶中被救下来的邻国国王的女儿,为此才会召开这场盛大的舞会。据说王子只是为了庆祝这一年的丰收但实际上是为了看看这位传说中非常美丽的小公主。

 

中岛敦摇摇头微笑了一下,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透王子殿下的心事。

“啊啊啊——好烦啊…”王子殿下正非常没有干劲的歪倒在沙发上。

“教会那帮老东西非要我招待一下这位落水的公主。真是有够给人添乱的了,本来因为灾害的原因国库就缩水不少…真搞不得那帮老妖怪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持续没有干劲的王子依旧在暴躁的抱怨着。

 

“中也。”尾崎用袖子掩着唇轻咳着喊了王子殿下一声。

王子殿下这才瘪瘪嘴从沙发上起身妥协:“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接着他视线就盯着中岛敦不放有些紧张的说着:“那我就去会会那位漂亮的女性,是教会要求我这样做的我可是一点都不想的哦敦!他们要求我这样做但是不能强迫我把她作为未婚妻向大家介绍。我不会爱她的,她不像你,我最喜欢的人是你。”说完这一长段话中原中也难得产生了名叫紧张的情绪,视线追着年轻旅人的表情不放。

 

起先中岛敦似是愣了愣接着露出了比任何一次都要开心的笑容,于是中原中也伸手将他揽进怀里,他亲吻他颤抖的薄唇抚弄他白色柔顺的头发,并把他的头贴在他的胸口。

这让年轻的旅人感到非常的高兴又害羞,可是过了一会儿至使他想起人间的幸福和人类的灵魂和心。

 

他的[心](如果他有这样东西的话),他仿佛觉得他的心都被不知名的温暖感情充满,满溢的就要碎碎了。

 

在人鱼爱上某个人类的时刻到来的时候,在人鱼知晓了爱的时候到来的那天早晨死神也会到来,他的心将会满溢破碎变成海上的泡沫。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是非常温暖和美好的感情。心脏满溢的就要破碎…明明是失去生命变成泡沫这样可怕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好开心呀。中也殿下我也、我也最喜欢您了哦!如果这是爱要为此变成泡沫我也无所畏惧。]中岛敦这样想着紧紧的拥住了王子殿下的肩膀,把脑袋埋进他的臂弯里幸福的弯起唇角。

 

 

 

……

舞会结束的夜晚当他坐在伸进海面的最后一道台阶为他灼烧的火辣辣双腿镇痛时,他忍不住为人类美妙并且短暂的的生命垂泪。那些透亮的泪珠还没来得及滚落他哀伤的脸颊就已变作粒粒晶莹的珍珠滚落在海水里了。

 

他看见他的老师和海底的老管家远远的向他游来。

 

“敦君,这下你明白了吧,人类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他的导师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劝服着他。

 

“他们的生命甚至比我们的还要短暂,当初只是为了满足敦君你的好奇心才会想办法让你来到陆地上的,可没有想过你会去参合人类的事情啊~”

 

“我们还有三百年的时间可以用来荒废,让我们快乐些吧,

让我们尽情的享受吧,来跳舞吧,来唱歌吧,让大家都围在一起尽情地蹦啊跳啊,三百年的确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此之后我们还可以更好的休息,不要再去想那些什么无谓的感情了,今晚我们就在宫里为你举办一场久别重逢的舞会吧!”

 

“所以回来吧敦君。”他的老师冲他伸出了手。

 

“……”他的学生依旧固执的皱着眉摇摇头,拒绝了老师伸出来的手。

 

[太宰先生,如果神给予他们人类的时间本来就很短暂,我应该陪在他的身边啊。]中岛敦心里默默的想着

 

[我不怕时间的流逝,却只担心没办法在他身边。如果能够知晓爱那样神奇的事物,拥有一个像人类那样不灭的灵魂,那我心甘情愿。]他闭上眼睛咬着嘴唇使劲摇了摇头。

 

于是太宰治放下伸出的手,嘴角依旧是那副不变的从容的笑容

“好吧。”他说着又他伸出那长长的触手戳戳身旁那只绿色的大海龟。

“喂国木田君,敦君已经做好了决定呦,你不是还有话要对他说吗?”

 

“咳咳…”那只海龟一言不发的瞪着面前的旅人看了半响之后放弃般的说着:“拿着这个。”他说着将一个什么尖锐的物品塞到了旅者的手上。

“拿着它,为了以防万一。我答应了这个海巫师三百年的报告全部都由我来编写,托他的福我的头发都快要掉光了。”国木田独步咬牙切齿的看着身边那个笑的一脸花枝招展的巫师太宰治说道。

“然后这个可恶的海底巫师,他给了我这一把刀。小鬼你看它多锋利啊,你可要小心的拿好了,不要叫它划伤你的手指。

如果你后悔爱上了人类,那么你要赶在太阳出来以前必须把它刺进王子的心窝,当他的热血溅到你的脚上的时候,你的双腿会连在一起重新变回一条鱼尾,你也会恢复人鱼的形体。”

 

“然后下到海里回到我们中间来,在你变成咸水泡沫之前还有三百年的时光。如果你不把他杀死,在你碰触到人类灵魂的那天早上太阳出来之前你就得死去,你有这个觉悟了吗?”

 

中岛敦咬着咬着下唇什么也没说只是接过了那把流光闪耀的匕首,对着国木田老管家点了点头。

 

“好啦那我们该回去了~剩下就是敦君自己做决定的时间了呢。”太宰治伸长手拖住国木田大大的龟壳向海里走去。

 

“敦君要注意时间哦,看看天上的月亮吧,要不了几个小时太阳就要出来了你就得死去,赶在太阳升起来快点动手吧,杀死王子回来吧!”说着那两道身影已经沉入到波涛之下了。

 

中岛敦回到了王子殿下的寝室,他将帐篷上紫红色的帘子撩开看见熟睡进入香甜梦乡的王子。他俯下身在中原中也漂亮的前额上吻了一下,看他天竺葵般的发他英俊的侧脸。

这是他一直陪伴的人啊,他心想。然后他仰望窗外的星光,曙光越来越亮。

这是他今天才发觉在深爱的人啊,他看来一眼刀尖又把目光转向王子。王子在睡梦里喃呢着他的名字,今天的舞会看来是把他累坏了。

刀在中岛敦的手中颤抖着,他推开窗把刀远远地向泛着红光的大海掷去,刀落之处就像在皮肤划开了一道血口子,海面上溅起点点血花。转眼那把流光溢彩的匕首就消失消失在滚滚的波涛中了。

 

[谢谢你,中也殿下。]他最后的亲吻了王子的脸颊,走出王子的寝室走向城堡的阳台在那里可以望到一望无际的大海。

 

他站在微风吹拂的阳台上,舍不得闭上眼睛静静望着海面地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然而,王子赤着脚还未来得及蹬上鞋子一路从寝殿追了出来,

 

“中岛敦!”

 

他在旅人的背后冲他大声喊着,“你要去哪里?!你不相信自己的心吗?!”那声音是那样的焦急尾音都有些发颤。

 

[我…我也会有心吗?]中岛敦没想到此时王子殿下竟然会醒来并追过来。他又惊又喜地回过头冲中原中也露出既迷糊又悲伤的神情

 

[中也殿下,我不是人类哦?我…]我也会有心吗?未等中岛敦说完便被王子殿下专横的打断,他一个大步将中岛敦用力的抱住。

 

“你有啊!你当然有了!不然你告诉我这难过得要哭出来的笑脸算什么?这颤抖的肩膀算什么?这紧紧抓着我的手又算什么?!”

 

“中岛敦我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你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爱上了我你就要敢当!”

 

正在那时太阳出来了,将他的光辉慈爱的照射在大地。

中岛敦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融化,在清晨冰冷的空气中化作泡沫但是他的心满溢的就要涨开。浑身都像是沐浴在阳光下那样暖洋洋的,丝毫没有死亡的痛苦。

 

他望着明亮的太阳和越来越透明的自己的手掌,他笑的眼角挂着眼泪说:“中也殿下,谢谢您我也最喜欢您啦。”

 

他看见王子殿下震惊又悲伤的哭泣,当他很想抬手去摸摸王子殿下那头卷翘的橙发。他发现做不到,他感觉到心越来越痛,越来越沉。也许他就要消失了吧,他想。

可是他这时听到了飘渺的音乐声,他的心不像是破碎的泡沫那样轻飘飘的而是变得越来越沉。

 

咚---咚---有什么在跳动着

中岛敦感觉自己好像从那一堆泡沫中升了起来,拥有了一个形体,心脏在强有力的、稳定的跳动着。

 

有一个声音说着:人鱼是没有不灭的灵魂的。假如他不能得到一个人的爱情他永远不会拥有这样的爱情他永恒的存在取决于外界的力量,那就是---爱。

 

 

……

故事到此就要落下尾声,失而复得的王子和大难不死的人鱼。

从此两人相亲相爱的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时间的尽头。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对了还有人类的诅咒呢?

说是诅咒实际上从他的源头来说,又似乎与“诅咒”两字背道而驰。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啊,这一切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这世界的全部都从水中发源。

多久呢?就从那颗种子幸运的滚落地面长成参天大树说起吧。

 

那棵树的树冠很高很高几乎要伸展到这混沌的天外,树叶也是那样的青翠欲滴,以那棵雄伟美丽的大树为中心新的生命诞生了。

 

树木的大家族随着新生命的加入渐渐地热闹了起来,枝桠间有着轻盈翅膀的鸟儿搭建起的温馨小窝,幼鸟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交织着新一天生活的开始,这里变成了鸟语花香的世界。

 

这里有美丽的花朵竞相舒展开柔软的花瓣在清晨的微风中飘出清甜;黄黑相接的蜜蜂勤劳的背着花粉敲响各家花儿的门;林间小鹿轻巧的越过小溪对着水面梳理自己的毛发,银白的狼正眯着眼睛趴在太阳晒的暖烘烘的岩石上打盹。

 

一天,有一位路过的神明碰巧发现了这颗参天大树的踪迹,那位神明赞叹于它茁壮和顽强的生命力,为这片神奇的土地施加了神的恩惠。

 

于是天空中浮现出流动的云霞,林间扬起清晨朦胧的雾纱;将空旷的巨谷填满形成浩瀚的海洋;将沙土吹向平原堆砌成连绵的山脉

山川河流一一成型。

 

可是神明对他自己修改后的作品反复审视,他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总是觉得还不够,哪里还有所欠缺

 

是缺少了什么东西呢?神明发起愁来。

是的,缺少了可以和他沟通、理解他所说话语的生物。

这里太过于安静了。

虽然有小鸟婉转的歌喉和昆虫的低鸣但是这份美只有他一个人可以欣赏和理解,这样太遗憾了。

于是神明创造出来了他最杰出的作品,那就是---人类。

 

他们星罗棋布的分散在这片生机盎然的土地上,神明看着他们开阔土地辛勤耕种,他们互相交流创造出文字,看着人类越来越像神明他自身靠近。

 

当有一天有一个人类向神明提问:“为什么我们要有生老病死呢?为什么我们的寿命只有短短的三百年呢,而您为何可以永存呢?

大家都说这个男人的无礼惹怒了慈爱的神明,所以神明才会降下诅咒把人类原来三百年的时间缩短到了不到短短一百年。

 

实际上呢?

 

“我亲爱的孩子,我最棒的杰作。”神明神情悲悯的说着,像是对着无理取闹的孩子那样垂下头。

 

“我本以为三百年的时间足够你们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去生存,去认识去了解这个世界,可是我错了。你还没有认识到我这样做的用意,这样吧为了让你们更加体会‘幸福’我将会减去两百年无用的时间。好好的去利用吧,去体会吧我亲爱的孩子们。”

 

“过度便会无视,恰当才最珍贵。”这样说着的神明留下了一个[诅咒]之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剩下的人类们在春天看花夏天耕种秋天收获冬天休息,每个时间都恰到好处。生老病死与亲爱的人离别更加感受到自己[活着]的这件事情,从而更加努力的去面对生活。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人类都要坚持活下去,因为他们的寿命只有短短的一百年而已,什么样的体验都是珍贵的不可反复和复制的。

 

也许这就是神明的真意吧

这不是诅咒,而是神明给予的“祝福啊。”

 

当然啦,这些都是后话了。

太宰治放下调制魔药的那些瓶瓶罐罐走到了他那口制药的大锅面前,挥动着几条触手向锅子里面零零碎碎的抛进各种材料。

 

“…彩虹一片、鳄鱼的哭声…我看看啊~还有~嗯这下差不多了~!就剩下最后的一种材料啦~”说着他又向那口魔药锅扔下了一颗晶莹的珠子,‘噗通’那颗晶莹的珠子滚进那口冒着黑紫色烟的大锅里立刻消失了踪影,海底巫师他拿起那个大大的汤勺搅拌起来。

 

“好的!完成了~这就是最后一支药水啦。”他伸着胳膊擦擦脑门上薄薄的汗珠,一只触角得意的支在锅边呼出一口气说道。

 

“要赶紧拿去给敦君才行呢,毕竟转变也是很辛苦的嘛~我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学生受苦呢。”他将那煮出来的药水装在一个小瓶子里,那药看上去就像最清亮的水一样。

 

“好啦,我要上岸一趟去啦,国木田君海底就拜托你看家了哦!”说着他就要迈开他的八条长腿开溜,结果在半途被乌龟咬住了一条触手。

 

“疼疼疼!啊…国木田君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我美丽的触手都…”

 

老管家国木田独步没工夫理会这个自怨自艾的章鱼的矫情,他还有海底的财务报告要写呢,话捡重点的说:“你这次上岸去给小子带一句话说:“反正这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也再也不会见面了,我就算是想也没办法对他唠唠叨叨的了,以后碰上什么事情只管大胆的去做,小鬼你现在有这个资格了!”好了就这一句话,太宰你这混蛋赶紧滚去海面上吧!”说完像是为了隐藏他那样因为不好意西而窘红的脸颊一样把头扭了回去,催促着太宰老乌贼赶紧上岸。

 

“好呀,我一定会把国木田君的话给敦君带到的哟~”难得这回太宰治这条老乌贼没有喷什么黑的像墨汁一样的坏点子逗弄国木田这位任劳任怨的老海龟管家而是正正经经的应承了下来。

 

于是他就怀揣着那一小瓶透亮的魔药水轻松地蹬着他八条大长腿浮出了海面。

海面上风平浪静正好接近黄昏,太阳落山的时候整个天空像金子一样,玫瑰色的晚霞和云彩笼罩在海面上,巨鲸从鼻孔里喷着水看上去像无数个喷泉。

远处的城镇亮起点点灯火城市里像闪烁着无数的星星那样明亮,他遥望着许多的教堂顶尖和别的塔尖倾听着音乐声、车马和人的喧闹声还有远远教堂传来的钟声。

 

“嘛~还真是不错呢?”青年微笑着不知道对谁说着这样意义不明的话语,接着他摇摇头向城堡那没入海水的那截台阶靠过去。

 

中岛敦已经在那里等待他的导师多时了。自从上次在阳台上变成泡沫之后又完完整整的变回来之后,他的老师就隔三差五的给他灌很难喝的药水说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持他现在的这个身体。

 

“太宰先生,说起来我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呢?”中岛敦一边仰头闭气一口喝下药水一边擦擦嘴疑惑的向他的老师询问

 

“这不像是之前您给我施的那个可以在陆地上的魔法药水呀。因为我可以自由自在的说话声音好好的栖居在喉咙里,而起就算用现在人类的姿态走呀跳呀的脚也完全不会像以前一样在刀尖上行走的疼痛…所以说现在的我到底是什么构成的呢?”他说着还使了点劲在腿上跺跺脚确认。

 

“哈哈哈哈~敦君还真是迟钝啊!那你没办法太宰先生我就告诉你好啦,不过---”太宰老乌贼又蔫坏蔫坏地卖起了关子,他说。

 

“在那之前,有一句话是有某个不坦诚还别扭的人要我带给你的。”

 

“嗯?”他的学生好奇的眼睛闪闪发亮

 

“他说:反正这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大概也再也不会见面了。我就算是想也没办法对你唠唠叨叨的了,以后碰上什么事情只管大胆的去做,小鬼你现在有这个资格了!~嗯他这么说了哦~”太宰治依旧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

 

“……唔!”那边却突然没了声息。

太宰治没有在意中岛敦的反应兀自说了下去:“还不止呢,大家都把我当做传话海螺在使用呢~”

 

“敦君,虽然以后无法相见了我和直美都会很寂寞,不过、不过我们在这里也会为你应援哦!”这是小丑鱼的谷崎兄妹。

 

“敦,要健健康康的哦,我可不想在海底见到你。”这是护士鲨的与谢野小姐。

 

“嘛,敦偶尔记得把好吃的人类食物扔下来啊~”这是聪明的寄居蟹乱步先生。

 

“哈~敦先生要幸福哦!每天每天都要健康的胃口好的能吃下一头海豹哦!”这是总是干劲满满的海豚贤治先生。

 

“呜呜呜呜…”太宰治老乌贼的话音未落中岛敦那边已经小声的呜咽起来了。

“诶呀,真是的敦君还是小孩子嘛~”他说着用他软软的手臂拍拍中岛敦的脑袋将他的垂下哭泣的脑袋扶起来,正视他的脸庞然后那条老乌贼突然就笑出了声。

 

“唔、嗝呜呜…太宰先生好过分在这么感动的时候…”他的学生说着使劲去揉眼睛里的水珠。

 

“哈哈不是的,敦君你看呀。”他的老师笑着向他展示着他触手吸盘上那几颗水珠。”

 

“咦……?”迟钝的学生看着老师触手上那剔透的水珠好像终于脑袋反应了过来了什么,他不确定的又伸手去擦拭脸颊上未干的水痕。

“这、这是眼泪吗?”他不确定的开口舌尖尝到了那咸咸的像海水一般的味道。

 

“是呀,是眼泪呢。”老师最后用他的触手摸摸学生那颗白绒绒的脑袋。“人鱼是没有眼泪的,他们的泪水都是珍珠哦。所以---”

 

“所以我变成人类了吗?!我现在是人类了吗?!”中岛敦惊讶又欣喜的张大了嘴巴。

“是啊,敦君现在已经不是人鱼了而是人类了哦。原本三百年的寿命也没有了哦,变成了区区几十年了呢。为了和一个小矮子王子啊现在是国王了呢,好吧为了和一个小矮子国王在一起呢。”太宰治故意惆怅的叹口气说着。

 

“嘿嘿,太宰先生您别这样说,中也殿下他人很好的…”中岛敦红着脸为他的王子辩解着接着又问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老师我也不知道呀~也许也像那个小美人的传说那样吧?”

 

“真爱无敌?”他的学生笑弯了眼睛冲他询问。

 

“真爱无敌。”他附和了一声,从此他的学生的命运就交给了他自己和他的伴侣、神明还有爱。

 

真好啊,他想,也露出了灿烂的笑。

 

“嗯!真爱无敌。”

 

 

End

 

后记

1、文中加粗的两个地方时2017年全国2卷的课题,和友人之前约定的互相用高考作文题目,这两句是我的选题。

2、可能会有一个舞会的番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想法写出来。

3、谢谢大家这么久的等待,真的很感谢。

4、还有一个太(不明显单箭头)敦的片尾彩蛋,回来我整理一下全文放上来。

5、第一次完结超过4W字很感慨了,也是很开心啦

6、让我们欢呼一下,真爱无敌!!!

评论(1)

热度(24)